Greg Oden:篮球已不是一切 _小米_申博官网手机版下截

当前位置:主页 > 小米 >Greg Oden:篮球已不是一切 >

Greg Oden:篮球已不是一切

2020-06-07

浏览量:645

点赞:302

Greg Oden:篮球已不是一切

曾经,格雷格-奥登所熟知且在乎的一切,都是关于篮球。他对自我价值和自我形象的认同,一点一滴都来自于他曾叱咤风云的过去,来自于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劳伦斯北部高中和麦克-康利联手拿下三届州冠军开始,也来自于后来两人率领俄亥俄州立大学七叶树队闯进2007NCAA决赛,最终不敌佛罗里达大学。然而,因为那不争气的膝盖和该死的坏运气,这一切好景不再。2007年被拓荒者用状元签选中后,他的到来被人们誉为是第二个比尔-罗素或第二个沙奎尔-欧尼尔重出江湖,可三番五次的膝盖手术导致他在短暂的职业生涯里只打了区区114场比赛。奥登被人们归为史诗级的水货状元,属于萨姆-鲍伊(因伤)、安东尼–本内特、麦可-奥洛沃坎迪之流,这完全不是他自己的错。他伤得很深,真的很深。如果没有篮球,奥登甚至不知道他是谁、他要去哪儿。没了篮球,他会精神空虚,甚至会变成走肉行尸。2008-2009赛季,当得知他要进行第二次膝盖手术的时候,他开始了醉生梦死的自疗法,以求摆脱那些心碎和失落。他会看杜兰特的比赛,看这个比他后一顺位被选中的那个新秀已然成为了这项运动的超级巨星,然后泪流满面。他会看自己尚且还健康时的比赛录像,尤其是在俄亥俄州大时,每每想起他在高中和大一时的那个自己,这种情感就会再次涌上心头。

「黑暗,黑暗的时刻。」奥登这幺形容那段日子。「我整个自我价值感来源于篮球。篮球是我自小学三年级以来所知道的一切。所以那是我的价值所在,当这一切都被毁掉而你最终认识到这一点时,你会发现你必须得为自己做点什幺了,我会问自己『我喜欢做什幺呢?如果不打篮球我又是谁呢?』我花了点时间来弄清楚。」他变得郁郁寡欢,开始酗酒。在人生低谷的谷底,2014年奥登又对当时的女友施暴,犯下了轻微人身伤害的刑事重罪。「那是人生中最后悔的事。」他说当他还在篮球场上的时候,我们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看过他打球的人们都会明白他是不可多得的篮球巫师。和康利在印第安纳州高中联赛三连霸期间,奥登统治了球场,尤其是在防守端。即使是作为高中球员,人们也将他与那些名宿相提并论,有一种说法是奥登之于任何一支NBA球队都相当于是比尔-罗素之于塞尔提克。他有与生俱来的超强身体素质,是一个篮球智商颇高的7英尺防守巨兽,求胜心甚于一切个人数据。

Greg Oden:篮球已不是一切

2007年波特兰拓荒者队手握状元签,到底是选奥登还是杜兰特一度引发了管理层内部的争论。「有很多争论,很多。」时任拓荒者总经理凯文-普理查德(现溜马队主席)说道,「我们直到最后一刻才做出决定。他可是在球场两端都极具天赋的啊,他是个精英防守者,能在防守端带来一些特别的东西。」「他本可以成为最佳防守球员的长久竞争者,单凭防守端的表现就能带领球队赢球,赢下一些季后赛系列赛。而且他可以开发出更多进攻手段,比如勾手跳投、篮下强转身等等,他可以让事情变得简单。他和拉马库斯-阿尔德里奇、布兰登-罗伊、尼古拉斯-巴图姆是绝配。他们本来真的可以互相取长补短,更好地融合在一起。「我记得我在哪看过一个数据分析,我不知道对不对了,但是差不多是那样:格雷格、拉马库斯和布兰登如果能在保持健康的情况下共同打完82场比赛,赢下65场的话……」强如奥登,他也不知道自己有多棒,当他高三时,我问过他有什幺长期打算,我以为他会说打NBA和成为超巨之类的。「我想成为一个牙医。」他告诉我。当我最近又一次提到这个他当时给的答案,他笑了。「我认为我的手太大了。」

杜兰特天赋异稟,但是普理查德和拓荒者队还是毫无悬念地选择了奥登。当时整个波特兰的反应像极了今天人们在纽奥良选中蔡恩-威廉森那样,这个少年老成的新当家即将成为他们的救世主。拓荒者已经有罗伊和阿尔德里奇了,他们需要一个中锋带领他们更进一步。奥登正是他们期待的答案。「他是沙奎尔-欧尼尔之后最好的大个子,」时任拓荒者队总教练(现溜马队)内特-麦克米兰说。然而接二连三的伤病开始了,严重到需要手术的膝伤,包括多次微创手术。我们本可以预见他能成为什幺样的球员,但是奥登没能守住他的光明未来。他从旧伤中复出过,感觉就像是刚当上状元那时一样打球,然后转眼间再次受伤……一次又一次。

「我见过他每天在训练中是多幺的出色。」 普理查德说,「他每次训练中的那些火锅,历史上差不多只有5到10个人能做到。」当奥登以救世主的形象登陆波特兰,人们无比激动。但是随着他逐渐焦虑地独自走上康复治疗这条不归路时,欢呼声戛然而止,形势急转直下。拓荒者队知道奥登不对劲了,这已经远超他的身体状况範畴。他们能感到这种情况的恶化。波特兰这样的小球市流传着一些奥登在酗酒的消息,他们也尝试过挽救他,他赢球时喝,输球也喝,反正就是喝。「我们知道他很沮丧,」麦克米兰说道。「经常会自问『这为什幺会发生在我身上?』,当他做完第二次手术,那是个八月份,他準备在新赛季复出,一次训练完他自己加练时,膝盖再一次不对劲了,他又需要手术了。「对他来说,内心他想『我不可能康复了。』,成为状元秀和高期待值所带来的压力对球队和他自己来说都如此沉重,其中最大的一部分是他再也无法打出自己的真实水平了。「你会想,这是你的生活。这是你毕生的事业,你现在实现了进入NBA的梦想,但是你身体却不听使唤。你得去接受现实,然后就像那样,你被现实洗劫一空。通常情况下,你能打到35岁,赚上足够的钱然后颐养天年,去干点别的什幺,但是他还在他第一份合约内啊。你说,『如果他能保持健康多好』,可惜,我们永远也不可能看到他未来的成就了。」普理查德请了一些人陪着奥登,去帮助他走出挫折和心魔,但是这都没用了,他完全废了。

Greg Oden:篮球已不是一切

「他被(伤病和失望)击倒了,我从没见过有人像他这样,」普理查德说,「有时候,一些篮球运动员不能很好地权衡篮球和生活,当离开生命中最重要的篮球运动以后,他们就一无所有了。当你发现有这个苗头时,如果你不设法阻止它,它会将他带入暗无天日的深渊,非常地暗无天日。」奥登说过;「最终,你意识到篮球能帮你走到今天,但是作为一个好人才能让你走得更远。我背负如此巨大的自我压力,从没想过其实我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开心。现在,我变得不同了,我意识到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我自己,只要对我的老婆孩子和家庭来说我是个好人就行,那才是最重要的。」「但是在当时,我觉得我欠所有球迷一个交代,我得向他们证明我还能打球。当伤病带走一切,我感到沮丧极了,心想我让很多人失望了。」被问及2015年在戒酒康复期间他经历了什幺,他说: 「听起来很怪,但是我学会了思考如何拥有自己的想法,这些在你嗑药或酗酒时是不可能做到的。你不会考虑自己也没时间去想,也不会以一个正常人的角度去想。所以,能有一个清醒的头脑和对世界清晰的认知,是最重要的。」NBA也直到最近才开始意识到,球员们在心理健康层面面临着不少挑战。

「我进入联盟开始,NBA在理解球员承受的独特压力和压力源问题方面发生了一个180度转变,」普理查德说,「这关乎心理健康,我们正在试着去解决这里面的问题。我能保证,我们溜马队每一天都在担心此类问题的发生。」「当时,我们以为让这些优秀的运动员回到场上打球就没事了。但是,他们背负的压力太大了。然后每一天,你都在掏空他们生命的一部分,每天5、6、7个小时的样子。接着我们发现我们必须让他们接受治疗。在格雷格身上,你可以看到黑暗笼罩这他。好的一方面是,我们现在对于如何帮助这些年轻人已经越来越游刃有余。」奥登和大多数大学毕业生一样,他需要一份工作,也许对于一般的人来说,31岁的他年纪有点大了,但是他面临着同样的挑战。「现在我需要规划一下以后我该做什幺。」他说。几年的挣扎和3个因伤缺席的赛季过去了,奥登2013-2014赛季在热火短暂停留之后宣布了退休。奥登回到了俄亥俄州大拿到了体育产业学的学位,今年春天拿到了承诺过他妈妈佐伊的那个高等教育毕业证。他也会在萨德-马塔(Thad Matta)和克里斯-霍特曼(Chris Holtmann)*的俄亥俄州大篮球队当一当经理和助理教练来度日。*译者注:萨德-马塔(Thad Matta)2004-2017年俄亥俄州大七叶树男子篮球队总教练,率队2007/2012两度闯入NCAA四强,在上文中提到的奥登担任中锋的2007年,球队打入决赛;克里斯-霍特曼(Chris Holtmann)2017年6月9日以来是俄亥俄州大现任总教练。

「那时我开始以不同的角度看事情,明白了篮球已离我而去,我开始寻求做一个更好的『人』,而不是篮球运动员。」奥登说,「我怎幺才能做更好的自己呢?」奥登说他已经上了当教练的瘾了,喜欢去指导年轻人,与他们交流心理健康和除了篮球他们是谁的问题。他想过做一个励志演说,和那些以为自己可以打一辈子篮球的年轻人分享一些自己的教训。通过这些,奥登找到了更好的自己。很多人还是不相信篮球梦可以碎地如此突然,奥登希望能与他们分享他自己的故事。「我真的享受帮助这些孩子,我认为这将会是我今后要走的路。」他说,「教他们打球和生活。我见过很多想要提升自己的孩子,但是他们不愿意吃苦或者过分自负,但是在他们身上我看到潜力。」「你知道这项运动能让你名扬天下。你要做的就是正确看待然后努力训练。他们需要明白在场下的修行和你在场上挥汗如雨一样重要。我注意到一些人,他们以为打打篮球就可以下场以后为所欲为,显然,那时不对的。人们在看你们,所以你们也要表现出成熟的一面。你必须意识到,是篮球让你们走到今天,但是懂得做人才能走得更远。」当奥登思考当他以后要做什幺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可以让他再度登上球场的完美去处:BIG 3联赛,一个由冰块库柏(Ice Cube)创立的三对三联盟,可以让NBA退休球员在半场相互竞争。

奥登本来上赛季就想打,但是没人联繫他。所以他一边等待一边训练,保持着状态。终于,在今年早些时候,他接到了安德烈-厄文斯(Andre Owens)的电话,一个印第安纳土生土长的球员,早年在NBA和海外都打过职业比赛。厄文斯在BIG3成立之初就进入联盟了。 「迈克-康利告诉我『你们得试试格雷格。』」上周日,结束了一场在银行家生活球馆的比赛后,厄文斯说,「所以我联繫了他,告诉他我们需要一个状态不错的强力中锋,我请他来印第安纳波利斯,但是他说那个周末他要去参加毕业典礼,所以我去了*哥伦布,让他上了场对抗其他中锋,他看起来不错,打得也不错。」*译者注:哥伦布,俄亥俄州府。「你永远都期待成功者加入你的球队,他就是那个成功者,很聪明的家伙。一旦他适应了BIG 3联赛,他能打得很好。这对于他来说是个新的开始。」他第一场比赛,输给了乔-强森的球队。「MLGB乔,」奥登站在体育馆的门厅里笑着对强森说,这个场馆对于在本州高中篮球界统治过的他来说算是很熟悉了。他轻鬆地和当地记者打着趣。他的妻子和女儿那天也来看他的比赛了。抛开胜利与否不谈,抛开他在场上坐镇球队防守端打得有多好,光是看到他和他毕生所爱的东西齐聚一堂,就已经很让人欣慰了。「那都是关于我的家庭,」奥登提到妻子塞布丽娜(Sabrina)和2岁的女儿隆蒂(Londyn)。「看到我女儿调皮捣蛋或是微笑或是给我一个抱抱,那才是我最珍视的东西。这很有意思,因为短短31年以来我经历了太多,我上个月才从学校毕业,现在我要去找一个真正的工作了。我就像其他所有人一样,拿到学位然后去找个工作。」无论如何,一切落幕后,现阶段的奥登很开心,身体无恙而且戒了酒。BIG 3比赛让他第二天的膝盖和背部僵硬酸痛,但是站在我们面前的这个七尺男儿,已成为一个男人,在经历危险和毁灭的劫难过后终于找回了自己。「我现在过得很好。」他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