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啓尧专栏》与「韩粉」共存是健全民主国家的日常_小米_申博官网手机版下截

当前位置:主页 > 小米 >《洪啓尧专栏》与「韩粉」共存是健全民主国家的日常 >

《洪啓尧专栏》与「韩粉」共存是健全民主国家的日常

2020-06-10

浏览量:404

点赞:778

《洪啓尧专栏》与「韩粉」共存是健全民主国家的日常

2018 九合一大选后,全国曝光度最高的县市首长,当属高雄市长韩国瑜。他挟着 89 万多票的得票数,成功将高雄「绿地变蓝天」。即便当选后的政策辞令与内容,常上演「自打脸」或「被打脸」的戏码。但在某些媒体的推波助澜下,仍是让「韩流」从去(2018)年 9 月不断发挥至今日,更也因此出现了一票所谓的「韩粉」。

韩市长在选前的政策辩论中,强调不可以在思想上投降。有了思想,就会有所行动。因此,韩市长的一些政见,将如实兑现或只能潇洒地跳票就留待日后检视。而在我们引颈期盼韩市长如何在高雄大干一场时,韩粉们也在网路上四处替韩市长辩护。但细观其言词内容,笔者相信很多人已发现许多不妥之处:以特定媒体餵养的「待釐清的资讯」攻击与其立场相左的言说者,也常用相当粗暴而无讨论空间的词彙谩骂他人。

韩粉怎幺构成的?

「粉」,通说是从英文 fans 中音译成「粉丝」并取词首而来。在学术社群中则以「迷群」(Flock)来框定粉丝这类群体。依文化研究之观展典範(spectacle performance paradigm)来解释,「迷群」是一群「取用特定符号意义来标定自身,并藉以区分我群跟他群,进而从中产生认同感、归属感,甚至是优越感」的群体。白话文就是,「我XX,所以我骄傲」。这也是笔者在讨论各种社会行为者如何展演其群体认同的特性时,常使用的概念。

《洪啓尧专栏》与「韩粉」共存是健全民主国家的日常

从上述概念来看韩粉的产生。这次 2018 的九合一地方选举过程中,一些人或媒体,在韩国瑜气势抬升后,将韩国瑜在选举过程中的一言一行与行为结果,赋予政治强人的意义。同时,再把韩身上的一些特徵(比如说脸型轮廓和秃头)与蒋介石连结。「韩国瑜」这个符号有了「强人」与「历史」等元素的灌输后,形成一个有意义的符号,然后经由特定的大众媒体与社群媒体的传播。而韩粉,于焉成形。

《洪啓尧专栏》与「韩粉」共存是健全民主国家的日常

取用某些文化、政治符号来建立认同感本身没有甚幺问题。可问题就出在这些文化或政治符号所蕴含的社会意义,是否伤害整体社群欲追求的目标与价值。

所以,韩粉取用的政治符号有什幺问题?

台湾基本上可以被视为一个大型社群,该社群从以前到现在不断往民主、自由的方向走。因此可以判断,民主与自由,是台湾这个社群的共同目标与价值。但从上述韩粉的形成过程中,便可发现,他们取用的政治符号(人物)都与法西斯的特性相连结。一开始笔者接触韩粉的言论,乍看会以为他们所乘载的价值与关注的议题只有:不能说崇拜的政治强人的坏话、供奉一位救世主,还有,赚钱。这看起来非常单纯(这也为甚幺笔者认为他们确实是蛮纯的一批「粉」)。但仔细探究会发现,他们拒绝讨论其他议题,以身为韩粉感到骄傲,坚信、期待这位救世主将会维护他们所属阶级——小资产阶级的利益。

是不是很有既视感?

几十年前的台湾,不也是崇拜单一政治人物,拒绝思辨,并拒斥、压缩其他社会议题的讨论,只在意「自己的经济发展」,并以拥有单一民族身份(中华民族、正统中国人)而感到优越?

只是差别在于,后者是国家由上而下进行制度设计所形成的法西斯社会;前者在民主化后,由下而上接收了这种内含法西斯特性的威权遗绪,并以带有这类色彩的「强人政治人物」为崇拜对象。而法西斯对民主自由及各种社会议题的讨论空间的摧毁,相信大家应该不陌生。包括:言论思想箝制、掌权者权力无法制衡。更重要的是,民生需求的市场容易被压缩,随时被导向只替国家(少数政治与资本菁英集团)服务的国家资本主义,造成国家与社会在面对外在巨变后失去应对的灵活性。

《洪啓尧专栏》与「韩粉」共存是健全民主国家的日常

所以,用来建立自身认同的符号内涵非常重要。因为,如果取用的符号本身内建反动特性的元素,例如,法西斯,那对于致力于追求自由民主价值的社群来讲确实是种伤害。这也是为甚幺那幺多的「粉」,笔者却对于「韩粉」的存在特别关注的原因。

小结:另种思考——「韩粉」在民主国家中的位置

「韩粉」现象,在民主国家中应视为是种正常的存在。比如说在美国或是欧洲一些民主国家也存在极右派的声音与群体(注:学界一般的分类,法西斯被放在极右派那一端)。这是因为民主国家的特性,除了能够定期撤换执政者之外,最重要的,是容许一个社会中存有各种拥抱不同价值观的社群。

在这样的制度设计中,何种社群的价值观较与时俱进,较容许各种议题并陈于同一平台中讨论,则更易吸纳社会各类阶层的行为者。如果有单一社群的价值,无论甚幺原因,逐渐扩展到威胁整体社群所追求的共同目标,便会受到其他相对具思辨张力的群体的箝制,甚至可能进展到某个时期,成了一旁玩沙的边缘声音。这也是为什幺在台湾,法西斯社群仍会存在,却不至于暴冲到一举掌控整个国家机器。

《洪啓尧专栏》与「韩粉」共存是健全民主国家的日常

小补充:如果想阅读更多的例子,除了观察台湾这几年的民主发展,笔者建议也可参考一下 1933 年经济大萧条的美国,为何不会走上法西斯政权一途的历史原因。这段历史轨迹,值得与这次的韩流现象一併思考。

相关文章:

韩粉脸书专页留言对总统不利 保全函送法办《台湾赋格专栏》旅馆公会感谢交通部,韩粉还在捧韩国瑜?「被」韩粉还遭到网路霸凌的「郭家肉粽」【独家】韩粉留言后脑羞提告 焦糖哥哥提醒勿滥用司法资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