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博学专栏》恨,在瘟疫蔓延时_小米_申博官网手机版下截

当前位置:主页 > 小米 >《洪博学专栏》恨,在瘟疫蔓延时 >

《洪博学专栏》恨,在瘟疫蔓延时

2020-06-10

浏览量:946

点赞:505

《洪博学专栏》恨,在瘟疫蔓延时

14 世纪发生在欧洲的黑死病,造成两亿人口死亡,最初的带原者是来自中国的沙鼠,经由丝路传到伊斯坦堡,然后蔓延开来,而目前的非洲猪瘟,正考验中国的防疫力量。

哥伦比亚作家马奎斯,写了《爱在瘟疫蔓延时》,用一个医生的角色,描述受爱情折磨的痛苦和欢乐。使用这本书的标题,把爱改为恨,用来描述中国,恰如其分。因为缺乏公义和良善的中国,瘟疫带来的是人民对政权的仇恨,全面政治挂帅的中国,人命并不值钱。近来,中台两国遭受水患之苦,中共党国放着自己灾民死于洪灾不管,却批判台湾总统涉水救灾,两相比较,实在讽刺。更离谱的是,中美贸易战争正热,中国因为禽流感 H7N9 造成 719 人死亡,世界卫生组织表示:这种新型禽流感,属于人畜共通,致死率高达 40%,美国希望中国把病毒株送往美国研究,製造疫苗,却遭到中国拒绝。中国已经违反世卫组织资讯共享的规定,排挤台湾加入世卫,还口口声声照顾台湾,真是鬼相信。老共习于把自己国家的人民置于险地,这个国家对人民恨多于爱。

从苦难中看到爱,若要寻找一个适合马奎斯的爱情书写的故事,那幺我会想起英国这个小镇:伊姆,这里发生过瘟疫蔓延时的大爱故事。

从 14 世纪到 17 世纪,欧陆曾被黑死病折磨,造成 2 亿人死亡。1665 年,黑死病进入伦敦,造成 4 分之 1 人口死亡,然后传播到曼彻斯特东南方,一个名叫伊姆的小镇。这小镇人口 344 人,传播原因是一位裁缝师,名叫亚历山大.哈德费尔德,他向伦敦黑死病灾区买到一批布料,里面有跳蚤传染源,不久,裁缝师的徒弟就无故暴毙。裁缝师知道情况不妙,把实情向小镇牧师蒙佩森报告,于是牧师找来镇民开会,镇民决定把小镇封锁起来,所有人不出门,也不让外人到访,以免黑死病传出去。当下,镇民就一起动手,用石头把小镇围筑起来,目前,小镇还留下这些遗迹。伊姆镇有个博物馆,纪录下 300 年前的义举。封锁自己,牺牲自我,就是一种大爱。一年多下来,封锁自我的镇民有 267 人死亡,后来,黑死病就突然消失了,伊姆镇充满大爱的故事,才传遍英国。

1946 年,经济学家凯恩斯,在临死前写了最后一封信给海耶克,信中说:「并不是所有主张政府干预的社会主义国家,必然会走向奴役之路,北欧的瑞典、丹麦,就是社会福利民主国家典範,问题在于:国家政府是否建立在公义的基础上」。海耶克是凯恩斯一生中的学术敌人,也是朋友,海耶克所代表的奥地利经济学派,讨厌纳粹的威权经济体制,对共党法西斯的集体计画经济,深恶痛绝,因此反对凯恩斯主张的国家干预经济。1929 年,美国经济崩溃时,凯恩斯所提的政府扩大公共支出,拯救了美国,被称为公民英雄。但是,海耶克始终是孤独的先知,「详见:尼古拉斯瓦普夏(Nicholas Wapshott)《海耶克对决凯恩斯》」。今天,北欧国家是人道之邦,充满基督之爱,但是,奉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却是充满仇恨的国家,仇恨日本、仇恨西方、仇恨台湾。因为中国以马克斯的恨意立国,在这个国度没有爱,所以,一但毁灭性的瘟疫来临时,社会就乱了分寸。在假疫苗爆发之后,如今中国又面对更严重的瘟疫来袭,这场瘟疫会使中国帝国走入灭亡吗?

最近看到翻墙网路上,有一条铺文的打油诗:

非洲瘟疫,正在中国境内蔓延。最早的消息来自俄罗斯,虽然中宣部极力压制这条消息,但是,走入乡间,到处可以看见,拉起封锁线的穿白色衣服检疫人员,瘟疫蔓延消息,已经在民间不胫而走。目前从东北、内蒙、甘肃、新疆,向南方扩散,12 个省市的生猪养殖业被波及,包括浙江温州、福建、广东。8 月初,《新纪元》引用俄罗斯卫星电台报导说:「东北已经有四亿头猪被扑杀」,这个报导,真实性不高,因为中国全年生猪养殖大约 7 亿头猪,东北不会有如此巨量,但是,根据《自由亚洲电台》所说:「已被扑杀染病的猪大约 9300 万头」,应该比较可信。

俄罗斯最早知道消息,因为瘟疫的传染源来自俄罗斯。今年,中美贸易战开打,中国率先砍断美猪进口管道,7 月从俄罗斯进口 27 万吨猪肉。专家估计:这批猪肉应该有非洲猪瘟带原者,但是,中俄间进行口岸双边贸易,两国并无口岸贸易的检疫法规,所以,病体猪肉进入东北口岸,开始传播。去年,俄罗斯因为生猪罹患非洲猪瘟,扑杀 200 万头猪,俄罗斯被非洲猪瘟困扰长达 11 年,早已经被世卫组织宣布为疫区,老共饥不择食,选择向俄罗斯购买猪肉,终于搞出状况。

《洪博学专栏》恨,在瘟疫蔓延时

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猪肉消费国,也是全世界最大的生猪养殖国,全球 49% 的生猪养殖,来自中国,大约七亿头,每年年产 5450 万吨。但是,中国仍需要向欧洲或美国进口,去年进口了 160 万吨,原因是平衡猪价。中国生猪养殖成本每一斤是 6 块人民币,几乎是美国一倍,原因是养殖饲料来自国外居多,包括大豆和玉米,美国猪肉进口,一斤约 6 块人民币,中国零售价是 12 块上下;但是,俄罗斯猪肉进口比美猪还贵,中国为了贸易战,只能含泪吞下去,没想到还弄出非洲猪瘟,真是屋漏又逢连夜雨。

河南郑州的「双汇食品」,是国企中最大的肉品供应商,最近股价连续跌停。中国社会有钱后,老百姓比较注重卫生和健康,猪瘟事件传出,市场上已经感受到明显变化,人民不吃国产猪肉,改买进口猪肉;讽刺的是:俄罗斯猪肉早已下肚,卫生单位却还装聋作哑。

《洪博学专栏》恨,在瘟疫蔓延时

中国病死猪下肚的消息,并非头一次。2014 年,香港传出广东病死猪越境贩卖到香港,与论挞伐不绝,《南华早报》还特地派出记者到广东查访,有关猪肉屠宰检疫情况。根据统计:广东有 200 多个生猪屠宰检疫站,每天每站要检查一万头猪,工作量很大,但是,《南华早报》记者在现场看了一天,没有一只猪仔被淘汰,难道每只猪都很健康吗?这位白目记者不相信,等到检疫站下班后,这位记者约了工作人员到餐厅吃饭,并感谢检疫站安排採访,酒足饭饱,黄汤下肚后,工作人员才说出实情:问题不是猪仔是否健康?而是使用的疾病猪体检验的化学试纸,根本是假的,所以每只猪都可以轻鬆过关,官民同乐,口袋满满。

真要感谢中国人伟大发明,疫苗是假的,检验猪体病菌的试纸,也是假的,只有瘟疫是来真的,却偏偏被隐藏了。

最近,有一则消息说:中国出口最大宗的蜂蜜,传出滞销,原因很简单:欧盟和美国或日本担心,进口来自中国的蜂蜜都是假的,这个造假国度,终于造出大麻烦。网路上流传一个笑话,欧洲进口商到中国洽谈蜂蜜进口,山东最大的养蜂场,热烈招待这位买家,还特地带他到现场,观看蜂蜜製造过程,结果进口后才发现:所谓蜂蜜全部是玉米淬鍊的糖浆而已。一位台商告诉我:在中国买蜂蜜,就算在现场看着养蜂人当场製作,都可能是假的。「厉害了,你的国」,中国难道没有真蜂蜜吗?当然有,但是,每年仅仅 70 万吨,高干和党国权贵还不够分配,怎幺会进入市场呢?玉米或果糖製造的假蜂蜜,只有蜂蜜 10 分之 1 价格,你会卖真的吗?有谁会买?话说回来,生意人想卖真蜂蜜,也没货,一日造假,一路是假,这才是外销出口滞销原因。

蜂蜜是第二个茅台酒。一位台商朋友每次回台,就会送我茅台酒,我问她:「真的还假的?」台商说:「当然真的,当地省委书记亲自到酒厂里拿的。」在中国酒店餐厅,根本买不到真的茅台酒,因为,真的酒,和蜂蜜一样,同样变成「特供品」,仅有党国高官可以享用,民间小民的泡酒精假酒,就撮合着喝吧。

在中宣部封锁瘟疫消息下,浙江《钱江晚报》的记者爱国心切,忍不住了,8 月 22 日发布了一则拍马屁的消息说:「不必担心非洲瘟疫猪肉,这种猪肉,只要经过高温杀菌,还是可以吃的,煮久一点时间而已」。一名中国网民看到消息,很火大PO文说:「请习大王先吃一口吧!」别傻了,大王当然不吃。

《洪博学专栏》恨,在瘟疫蔓延时

每一天早上,从青岛开往北京的专列车上,载满了来自青岛国企有机农场的蔬菜水果和猪肉,以及各种肉类、海鲜,这是党国高官的「特供」。中南海党国高官特别注意养生,不会在乎小老百姓吃了甚幺,所以,瘟疫猪肉,自己留着吧!

其实,非洲猪瘟并不可怕,和猪瘟同时传染的还有牛羊炭疽病,8 月初从内蒙古开始传染,这种病源自炭疽桿菌,经常被恐怖集团作为恐攻武器,是属于人畜共通传染病,染病者会发高烧,身上起红色泡泡,没有药物可以医治。根据《自由亚洲电台》,引用俄罗斯报纸所说:内蒙已经有 106 人感染死亡,东北也是感染区,俄罗斯已经把中国边界口岸城市,列为红色警戒区,希望俄罗斯旅客注意,只有中国党国封锁消息。

还记得过去的 SARS 疫情,中国刻意隐瞒,导致台湾也成为严重灾区,甚至扩散到全世界。这个国家一切都为了服务政治,党国面子比人民生命重要,也因此造成恨和疾病一起流行。

台湾紧连中国,两国人民和货品出入频繁,政府更应该严格在出入境和检疫把关。最近,台湾刚刚把中国拒收的垃圾收了进来,美丽岛快要变成垃圾岛,环保署已经遭受抨击,瘟疫比垃圾更严重,请政府官员不要再装睡了,否则台湾很快也会沦为疫区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