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世才专栏》新住民傅榆,却说出了台湾四百年史的痛_设备周边_申博官网手机版下截

当前位置:主页 > 设备周边 >《洪世才专栏》新住民傅榆,却说出了台湾四百年史的痛 >

《洪世才专栏》新住民傅榆,却说出了台湾四百年史的痛

2020-06-10

浏览量:110

点赞:984

《洪世才专栏》新住民傅榆,却说出了台湾四百年史的痛

有感于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导演傅榆在发表得奖感言时表示:「希望我们的国家可以被当成真正的独立个体来看待,这是我身为一个台湾人最大的愿望。」多幺的言简意赅,说出了台湾四百年史的痛。笔者虽然写过不少篇有关台湾的学术论文、期刊论文、研讨会论文和专栏、专文和评论文章数百篇,但其总结也就是傅榆导演的短短感言那句话「台湾独立个体」。傅榆,佩服您。

因此,笔者想写给个字给台湾人,要为傅榆导演加油打气,也感谢傅榆导演的勇气,成为新住民认同台湾的标竿,启发被「中华文化」搞得昏头转向的部分旧住民,竟然认同专制而不知,成为消灭民主的帮兇。

台湾是个移民社会,是移民者经历四百多年始在反殖民、反专制的拚搏中杀出的一条「认同台湾移民所凝聚而成的民主、自由与人权的台湾价值观和生活方式,这就是台湾人,是台湾国的建国基础。」而导演傅榆是新住民,她的父亲是来台念书的马来西亚人,母亲是印尼人,因为拍纪录片,他认清了台湾历史的族群融合和族群发展,也发现了台湾的历史苦楚来自于外来殖民的统治剥削,也知道台湾人的病灶在于扈从的经济文化。所以,他感慨的说出根绝台湾悲苦的来源,就是台湾要成为独立自主的国家。

一个新住民能够透过对台湾历史的关注,找出台湾人的病灶,而在金马奖颁奖典礼上提出她的愿望:「希望我们的国家可以被当成真正的独立个体来看待,这是我身为一个台湾人最大的愿望。」

为什幺新住民傅榆的「台湾观」那幺不同于部分旧移民的扈从思想呢。傅榆的拍片省悟说,让笔者醒悟到:这和台湾人民接受国民党殖民统治,所灌输的中华文化君臣伦理思想时间太长有关,而且欠缺自我成长和学习。

因为部分台湾人无法跳脱卑贱臣民思想,而被「中原城邦发展的中华文化理论」所绑架而不知。因此,完全忽略了台湾四百年史在血统、文化、生活价值观等的改变和创新。所以,部分台湾人仍然以为当家作主是洪水猛兽,台湾人没有主子是不行的,以至于现在还拼命往奴才的命运闯关。

有件事或许可以较简单的破除台湾人的奴才命,那就是韩剧或日剧的启发,台湾人可以从中发现日本人和韩国人在其生活中有很多儒家文化。但是,日本人或韩国人不会说儒家文化就是日本文化或韩国文化。他们只会说儒家文化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是韩国文化的一部分,而非全部。

台湾文化其实也包含儒家文化,但部分台湾人却硬要自称是独裁政权中国的一部分,这和韩国人、日本人的想法背道而驰,这不是奴才性是什幺?

不只日本人或韩国人,以闽南移民为主的新加坡人,其移民历史还比台湾短。但就是没有一个新加坡人说自己是中国人,全部都自认是新加坡人。为幺会这样呢?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太接近中国,经常受到中原城邦侵略思想的干预,不知不觉中以君臣论当起奴才而不自知。

傅榆虽然在台湾出生,但九岁才再来台,受到国民党的大一统教育毒素少,又唸了必须思考的音像纪录研究所,拍纪录片的过程中,傅榆经历古今台湾史的正面洗礼而省悟,她在金马奖颁奖典礼上的感言,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傅榆的台湾人自觉,正是部分迷失的台湾人必须有当头棒喝。傅榆,好棒,好勇敢,佩服您。

最后,愿以傅榆贴文所强调,《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这部片子最终想说的是,「我们的政治不应总是投射期待在某个个人或某某国身上,而是靠每一位公民的共同努力」互勉。

延伸阅读:

《思想坦克》傅榆的创作初衷《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被媒体误解 傅榆澄清:未被霸凌、没含泪投蓝中国人灌爆脸书 傅榆高EQ发文:政治是靠每一位公民的努力《焦糖专栏》中国影人,请永远记得金马55上发生的就叫言论自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