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时,假装你很擅长这件事_网络区域_申博官网手机版下截

当前位置:主页 > 网络区域 >害怕时,假装你很擅长这件事 >

害怕时,假装你很擅长这件事

2020-07-03

浏览量:485

点赞:618

害怕时,假装你很擅长这件事

心理有病。
我一度被这词彙吓到,但我现在只感觉自己像是披上了件旧夹克,很舒适却也很难看。当别人看着我好像我发疯了时,这夹克让我保持温暖。我没有发疯,我是心理有病,这两者是不一样的──至少对我来说是如此。

我很清楚自己不对劲的事实,我知道躲到桌子底下和浴室里是不正常的。我知道自己创造了一种生活方式,有需要时就躲进去,因为其他方式都没办法让我活下来。我知道当自己的焦虑症发作时,我的身体并不会真的想杀掉自己,儘管感觉上是如此。我知道当我的脑袋里浮出自杀的念头时,我需要告诉某个可以帮助我的人,因为忧郁既狡诈又会操弄人心。我知道忧郁会欺骗人。我知道一年里头有几个星期,当我感觉自己的脸像戴上陌生人的面具,除了身体上的痛苦可以找回自己之外,别无他法,我伤害自己的程度还是有限度的,也让我仍然可以安全躺在自己床上。我知道自己不正常,这一点让所有事情都不一样。

那天稍早的午餐会进行得很顺利。我跟所谓重量级人士交谈得不是很成功,但还是设法引起他们想採访我的兴趣,也算是帮自己第一本书宣传。整个午餐对我来说有些模糊,不过似乎进行得很顺利。我最喜欢的片段是当大家要离开的时候,有一位服务生悄悄靠过来告诉我,她是我的忠实粉丝,等不及要读我的书了。我怀疑我的编辑付钱让她这幺说,但我看见她有礼的面容上根本掩藏不住眼睛张大、紧张的表情,然后我明白她也是我的同类。我紧紧抱着她、谢谢她。她或许根本没发现,我在那一刻有多幺需要她……她像个拱心石,让我得以在一群正常的半陌生人海中稳定下来。

午餐会结束之后,我直接出发到一间小录音室,去录製我的有声书。过程不太顺利,我得说服他们让我来叙述自己的书。多数的有声书都是由声音有如丝缎般柔滑的演员录製的,可是我的声音就跟生了病的米妮老鼠在德州待太久一样。我吓坏了,很确定这有声书里肯定听得到我的心在怦怦跳。他们真的可以听见我肠胃发出咕噜噜的声响。他们怎幺可能听不出我声音里的恐惧呢?

结论是「他们的确听到了」,因为录音师每几秒钟就要我停下来,让我再重唸一次。最后,他们告诉我休息一会好釐清思绪。因此我离开录音间,这样一来他们可能可以打电话给贝蒂.怀特,看看能否由她接手。我多幺希望能用我的声音说出自己的故事。我躲在洗手间里,发了一条疯狂简讯给我的好友尼尔.盖曼(一位了不起的作家和配音员),告诉他我感到很害怕,而且很可能因此失去亲口说自己故事的机会,因为我的声音背叛我:我知道自己有多幺软弱和无足轻重。他只回传一句话,我将铭记在心:
「假装你很擅长这件事。」

这似乎也太简单了,却也是我仅有的武器,因此我潦草写在手臂上,把它当成心经不断反覆背诵。我走回录音室,假装自己是某个能够成功说出自己故事的人。我录完一整个段落,没有再被打断。我抬起头,发现製作人瞪着我看,说:「我不晓得你刚才做了什幺,但是继续保持下去。」我说:「我只是吸了一大堆古柯硷。」她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我又说了:「没啦,我只是开玩笑。我朋友刚给了我非常好的建议。」

隔天继续录音,情况跟前一天同样让人紧张,但我看着手臂上的字(「假装你很擅长这件事。」),深吸一口气,假装拿到了自己需要的自信。然后我说:「你知道这本有声书需要什幺吗?更多的牛颈铃。」因此我唱了「安妮」的主题曲,因为我一直想站在纽约的舞台上唱这首歌,而这已经是最接近的机会了。然后我建议他们雇请詹姆斯.厄尔.琼斯完成剩下的内容。如果他没空,请「星际大战」达斯.维达的配音人也可以。所有人都笑起来。我也笑了。

接着我假装自己很擅长做这件事。不知怎幺的,我表现得还真不错呢。

每次必须上台或朗读,我就把这句心经写下来。「假装你很擅长这件事。」我喜欢想像自己有一天能够成功脱下「假装」,不过现阶段,「假装」已经很好了。这给我完成有声书的自信,还能够笑出来,享受整个过程,而不是畏缩的躲在洗手间里。

摘自《疯狂的快乐着》

数位编辑整理:陈怡琳,邱千瑜
Photo:ikeofspain,CC Licensed.

相关阅读